艺术展览

当前位置:小鱼儿玄机2站 > 艺术展览 > 是真爱依旧,中炎黄子孙民共和国买家London横扫

是真爱依旧,中炎黄子孙民共和国买家London横扫

来源:http://www.counttheLove.com 作者:小鱼儿玄机2站 时间:2019-11-01 15:15

在不久前落幕的堪称中国艺术品国际晴雨表的伦敦亚洲艺术周上,中国艺术品的拍卖成交额几乎比2010年翻倍,伦敦佳士得最高成交价的前十位全部为亚洲买家;此前,香港苏富比的亚洲艺术拍卖专场,中国艺术品的成绩也独占鳌头,领先于其他国家艺术家的作品,其背后的决定性因素同样是中国买家。从中可以解读出怎样的市场趋势?《华尔街时报》最近被广泛转载的一篇报道,对中国买家可能引导的市场新趋势进行了分析,反映出国外媒体的一种典型观点,可供投资者参考。

在美国时间5月13日纽约佳士得举行的“战后及当代艺术”夜场上,由英国弗朗西斯・培根所作的三联画《约翰・爱德华兹肖像三习作》,以808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成为专场拍卖最高价。委托上拍这件作品的藏家是台湾国巨集团董事长陈泰铭。据现场参与的买家透露,该作是由佳士得亚洲业务总监、副总裁李昕代中国客户竞买。

法国印象派大师莫奈作品《睡莲》拍出1.68亿元(2700万美元)、毕加索的《两个小孩》拍出1.72亿元……这些数字不断刷新的是中国藏家购买西方艺术品的纪录,也显示了中国的新亿万富豪们正在入股西方艺术品市场。

这篇报道认为,中国的经济繁荣使中国藏家已步入世界上最有实力的藏家行列,其中,年轻一些的藏家与老藏家略有差异,前者大量购买现代及当代的亚洲艺术品,后者更喜欢玉石等传统的中国艺术品,并紧追西方顶尖的蓝筹艺术家,如雷诺阿、毕加索等,但他们无一例外偏好中国本土的艺术品。据苏富比首席执行官Bill Ruprech透露,中国藏家每年在全世界范围内花费近40亿美元购买中国绘画作品,比去年苏富比和佳士得在印象派和现当代艺术上的总成交额还要多。这种强劲的需求导致两个显而易见的趋势:一方面,在世界各地,中国艺术品的价格被不断刷新,另一方面,由于大量财富都聚焦在拍卖上,中国藏家的竞争会越来越激烈,在国外时常出现多个亚洲藏家竞争的场面,竞拍门槛随之提高。

除了这件作品,数件拍品均由中国买家通过电话委托竞得,如2300万美元落槌的考尔德活动雕塑、650万美元落槌的巴斯奎亚特作品等。继大连万达集团(以下简称“万达”)2013年买入毕加索作品之后,中国买家购买西方艺术品的热情似乎不断上涨,这种对西方艺术品的热情是否能形成热潮,又将会对国内外艺术品市场带来怎样的影响?

图片 1

然而,中国藏家对市场的影响远不止于抬升中国艺术品的价格方面。中国艺术品火爆之前,中国艺术品的发展趋势和价格主要是由欧美藏家所引导,现在中国藏家不再根据西方的提示,而是从自身的文化判断出发,去挖掘艺术品的价值。能引起中国藏家共鸣的作品不再需要在西方具有同等的知名度。例如中国藏家在拍卖中对国家珍宝的竞逐,其目的是为了重建他们的历史文化身份,在中国藏家的价值判断中,他们愿意以同样的估价来购买明代的瓷器或者梵高的画作。由此推论,《华尔街时报》指出,国际艺术市场上已有的价值体系正在因为中国藏家的偏好而发生改变。苏富比艺术学院(苏富比拍卖行设立的研究机构)的一位新兴艺术市场教授Joe Lin-Hill预计,不久之后,中国水墨画就会比毕加索的作品更昂贵。面对这样的市场新方向,这篇报道提出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既然中国藏家已经有实力决定哪些艺术家的作品最具价值,西方会跟随中国的步伐吗?

图片 2

莫奈的《睡莲》以1.68亿元成交。

笔者赞同上述报道中对中国藏家偏好的描述,以及可能引起的市场变化的分析,这表明中国藏家的力量已经获得国际艺术世界(Art World)的认可。但这篇报道中没有涉及的,笔者认为需要补充的是,中国藏家偏好的合理性,从而可以更好地了解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内在动力及其特性,把握市场方向。

《睡莲》

图片 3

众所周知,古今中外艺术品的最大买家都来自财富阶层,富豪们积累的巨额财富为他们驰骋艺术品市场提供了资本,而艺术品也成为他们部分财富的凝结和身份象征,相比昂贵的游艇等其他另类投资品种,艺术资产由于具有长期价值,更加受到青睐。中国经济腾飞之前,中国富豪的缺席在客观上造成了中国艺术品不得不依赖欧美藏家的主导,艺术品市场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欧美藏家的消费倾向,然而,随着中国富豪开始进入艺术品市场,他们最迫不及待的便是追认过去尚未被发掘与确认的价值领域,带来中国艺术品的全面补涨。其次,中国藏家与西方藏家的品味确实有所不同,以古董为例,西方藏家偏好金属制品、宋瓷等,中国藏家则偏好玉石。这其中有文化差异的原因,例如,纽约的艺术品交易商James Lally认为,西方藏家不可能真正对那些价格直线上升的文房四宝感兴趣,但对于中国藏家来说,它们蕴涵着中国古代文人显贵的文化理想。另外也可以用笔者前几期文章中提到的,艺术品与财富的对价关系来解释。不同国家和地区会形成迥异的财富对价关系,例如在美国,抽象表现主义作品成为财富的象征,在中国则是传统文化精品。反过来说,稳定的财富对价关系的确立,也说明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基础日趋牢固。

中国买家横扫纽约拍场

马丁·基彭伯奇的《无题自画像》以1860万美元成交。

通过这些分析,我们可以重申中国艺术品市场的一个特性,即自生性。从全球范围和历史角度来看,以欧美为中心的国际艺术市场也曾在其他国家和地区寻求新的增长点,如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以及如今包括中国在内的金砖四国。其相同之处是经济增长释放的艺术品投资收藏需求,但不同之处在于,中国艺术品市场不单纯是作为消费市场崛起,中国深厚的文化底蕴决定了中国市场更具有自生性,或曰生产性,这意味着中国市场的长期可投资性更高。中国买家的进场牵动了整个国际艺术产业寻求变化,来回应中国市场的需求。至于在《华尔街时报》报道中提出的问题,笔者认为,并非没有可能。这有赖于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完善,市场参与者专业化程度提升,加上中国政府重视文化战略,为整个文化产业注入充沛的发展动力。对于收藏家和投资者而言,可以说大有作为的市场契机已经出现。

美国时间5月12日,纽约佳士得举办了一场特别的当代艺术夜场销售――“如果我还活着,我在周二见到你”,预热即将到来的纽约当代艺术拍卖,据业内人士透露,俏江南餐饮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张兰悉数拿下专场封面和封底作品――以1864.5万美元成交的德国马丁・基彭伯格的《无题》和以1046万美元成交的美国安迪・沃霍尔的《小电椅》,这两件作品都是通过李昕的电话委托拍得。

图片 4

编辑:admin

5月6日,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佳士得拍卖会上,一位私人藏家珍藏80多年的莫奈作品《睡莲》被一位中国买家通过电话委托方式以2704.5万美元的价格拍走,中国买家再一次成为西方艺术品市场关注的焦点。《睡莲》之前落槌价最低为2500万美元,这一成交价略低于预期。纽约佳士得“印象派与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会”总成交额高达2.859亿美元,拍卖之后,其相关负责人介绍,在该专场拍卖中,亚洲买家所占比重高达30%。中国和日本买家依然抢眼。

毕加索的《两个小孩》拍出了1.72亿元。

而在随后举行的纽约苏富比“印象派与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会上,仍能看到中国买家的身影。该专场成交额达2.19亿美元。其中,8件拍品被亚洲藏家购买,总价为6390万美元,占整个拍卖会成交额的30%。包括1920.5万美元成交马蒂斯作品《La Séance du matin》、1584.5万美元成交的莫奈作品《拱桥》以及1304.5万美元成交的贾科梅蒂的《La Place》。

图片 5

种种现象表明,更多的西方拍卖公司试图通过不同方式,吸引中国的超级富豪购买欧洲艺术品。2013年,苏富比北京在举行首拍之外,还带来了价值5000万美元的伦勃朗作品,而毕加索、雷诺阿等西方艺术家的作品也在其私人洽购之列。2014年春拍,除了继续举办“现当代中国艺术拍卖”之外,苏富比北京还将在同期举行一场名为“‘品纸――大师艺采’从常玉到毕加索”的私人洽购展,参展作品包括夏加尔、毕加索、米罗、马蒂斯等艺术家的作品。

安迪·沃霍尔的《小电椅》以1050万美元成交。

苏富比亚洲区主席黄林诗韵表示,“在过去5年,很多亚洲买家倾情于西方艺术品,而中国内地买家购买西方艺术品的上涨幅度为500%。”中国富豪深受西方艺术品的熏陶,随着其鉴赏能力的提高,他们对西方艺术品的兴趣也将会提升,变得更加国际化,其收藏品同样也会更具多样性。佳士得首席执行官史蒂芬・P・墨菲也表示,来自中国的买家与印度、俄罗斯藏家共同构成了该场拍卖的主力。

雄心勃勃的中国藏家们正在用手中的资本扩大着自己的收藏版图。在这场游戏中,引领者永远是西方。中国富豪们纷纷投身其中,这是对艺术的热爱还是跟风?新京报采访业内二十余位专家,详解这场追逐西方艺术品背后的种种。深思之,再前行,或许也能给出一种健康的收藏路径。

强势的购买力和与日增长的审美需求

■ 数读

2013年秋,万达以2816万美元,在佳士得高调竞得毕加索画作《两个小孩》,其实,在竞拍《两个小孩》之前,万达还以270万美元购入毕加索另一幅作品《戴帽子的女孩》。这一事件不仅引发媒体与民众极大兴趣,还引发了国内对于购买海外艺术品的热烈探讨,成为中国买家购买西方艺术品的关键点。

自2010年,于苏富比全球拍卖竞投“非中国艺术品”的内地客户数目增加54%。

早在2006年,香港藏家刘銮雄以1737.6万美元将沃霍尔的作品收入囊中,刷新这位已故波普艺术家的作品成交价纪录。2008年,刘銮雄又在纽约苏富比豪掷3900万美元,购入高更的洗浴系列《早晨》。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中国藏家也在购求西方艺术品。中国鞋业零售大王――百丽国际前执行董事于明芳,购买了达明・赫斯特、吕克・图伊曼斯等西方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北京藏家杨滨、晏青夫妇的藏品包括印度艺术家卡普尔、德国艺术家约尔格・伊门道夫等人的作品。

2010年至2013年(截至11月),共有660位内地客户参与竞投逾7800件非中国艺术类别之拍品。

显然,中国人对于西方艺术的兴趣,并非仅局限于拍卖场。日前,正在上海K11购物仲系举办的印象派大师莫奈画展,展出作品保额高达6亿欧元。据报道,莫奈展开展首日观众多达3500人,再次证明了西方艺术的号召力。与此同时,正在上海举行的“鲁本斯、凡・戴克与佛兰德斯画派――列支敦士登王室收藏展”,从列支敦士登王室多年的珍藏中精选了100件油画、版画等种类,完整地展现了16世纪至17世纪尼德兰南部地区绘画发展的历程。

自2010年,530名内地买家在苏富比购买“非中国艺术品”,总成交额超过3.78亿美元。

而在北京,中国国家博物馆正在举办“罗马与巴洛克艺术展”,300多年前的50件(套)意大利艺术珍品均首次在中国展出;而为纪念中法建交50周年中法两国携手打造的“名馆・名家・名作――纪念中法建交五十周年特展”“罗丹雕塑展”也是重头戏。

■ 现象

纠结的西方艺术品情结

“全世界都希望找到中国的买家”

近年来,中国藏家的购藏兴趣不断扩展,他们不仅局限于收藏中国艺术品,同时还对各类西方艺术,如印象派、现代艺术及当代艺术、珠宝、腕表、极品佳酿等类别也产生了购藏兴趣。国外拍卖公司希望通过这些探索性的展览进一步了解中国市场,也希望通过持续的展览、推广,提高内地买家对西方艺术的认知度和鉴赏力。

中国富豪在西方拍场的豪掷行为正在让世界侧目。从此前对中国本土古董的竞价到西方艺术的追逐,中国藏家正在用手中的资本向世界彰显着另一种中国的崛起,而他们也正逐渐成为苏富比、佳士得顶级客户名单中的一员。

早在2010年,苏富比第一次将“印象派及现代艺术巨匠油画展”搬到内地,共展出21件西方艺术品。苏富比亚洲区总裁程寿康对此解释说:“见到欧美拍卖场上的实际交易,才会有这样的举动。”一方面是看重中国内地潜在的巨大商机;另一方面也是通过展览方式起到文化传播的作用,在这个过程中培养新的藏家。然而,4年时间,中国的新富阶层和潜在藏家就发展成为西方艺术品的主要客户。

刚刚过去的5月,俏江南创始人张兰便用自己的行动成为在佳士得一夜豪掷3000万美元的超级买家。

4月26日佳士得上海拍卖会取得1.25亿元的总成交额,沃霍尔作品《摹爱德华・蒙克自画像、窟窿手臂与麦当娜》以全场最高价1203万元成交,毕加索的《女人头像》以1083万元成交。拍卖之后,佳士得中国区总裁蔡金青表示,拍卖结果显示了中国买家与国际买家的平衡分布,且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国际化趋势愈加明显。然而,也有业内人士表示,佳士得在国内市场推销西方艺术品的进程并非想象得那么容易,国内市场对于西方艺术品的需求和高价的西方艺术品消费的接受度还有待于进一步观察。此外,由于进出口税收和保险制度的制约,很难在内地交易真正顶级的西洋艺术品。

5月12日佳士得举办的特别主题“假如我活着,我将在周二见到你:当代艺术拍卖会”中,张兰成为当晚封面拍品的买家,马丁·基彭伯奇的《无题自画像》(1988年)估价为900万到1200万美元,最终张兰以1860万美元竞得。与此同时,她还以1050万美元拿下了安迪·沃霍尔的《小电椅》(1965年),该件估价为750万至950万美元。

尽管如此,西方艺术品深受中国买家追捧也成为不争的事实。在北京苏富比总经理温桂华看来,西方艺术品之所以受到藏家关注,关键在于西方艺术品成熟的流通渠道。西方艺术品市场是在全世界范围内流通的,不局限于某一个国家,流通领域广,而且价值稳步提升。但她也认为,海关税收制度限制了中国买家购买西方艺术品的便捷性和流通性,她更希望形成全球性流通的不仅是西方艺术品,还包括中国艺术品。

事实上,张兰不是个案。距离其大手笔的一周前,纽约佳士得春拍印象派与现代派拍卖专场中,法国印象派大师莫奈作品《睡莲》以2700万美元的价格拍出,竞得该作品的也是位中国买家。

而万达艺术品收藏负责人郭庆祥则表示,相比国内动辄几千万元,甚至上亿元的近现代书画而言,具有原创性和稀缺性的西方近现代艺术家的作品更具收藏价值,而且价位也更划算,在当今世界经济形势下,更容易“捡漏”,他也透露,万达在未来还会购买更多的西方艺术品。

而去年年末,大连万达集团以2816万美元(含佣金约合1.72亿元人民币)在纽约佳士得拍下了毕加索作品《两个小孩》,也引起了轰动。当然这并不是万达的首次试水,在那次佳士得秋拍中他们已经以折合人民币1700万元的价格购入了毕加索另一幅作品《戴帽的女人》。

赞同中国富豪购买西方艺术品的观点认为,这些买家已具备将企业的经营国际化和收藏国际化结合运作的国际视野,开始把艺术品投资眼光从国内投向国际。然而,对于中国富豪购买西方艺术品的热潮,社会各界的质疑与否定也不绝于耳。有人认为,中国买家这一举动与中国游客在海外购买奢侈品、去高档消费场所的性质一样,土豪的资本能够购买的只是艺术品的价格,而不是了解艺术品的艺术价值。

“现在是全世界都希望能够找到中国的买家,因为中国的藏家有非常高的收藏热情以及越来越成熟的品位,”不久前在北大百年讲堂举行的“未名论道——2014中国艺术品收藏巅峰论坛”上,佳士得中国区总裁蔡金青便指出,中国藏家现在越来越多地关注到全球艺术,无论是西方艺术中的古典大师,还是印象派、现代艺术以及西方战后当代艺术拍卖,都有中国藏家的身影跟非常果断的参与。

而更多人的顾忌在于,中国不要重走日本20世纪80年代疯狂购买西方艺术品的老路,中国买家如果在未来几年为西方艺术品疯狂,而真正需要资金和扶持的本土艺术和市场反而被忽略。也有业内专家表示,主要问题在于中国藏家对西方艺术的研究不多、认知度不够。一位收藏家也表示,这些买家或许很富有,但他们或许对西方艺术及其市场并不了解,一掷千金的购买并不能换来艺术品审美能力的提高。

而近日苏富比向记者提供的一组数据更是佐证了中国藏家的这种踊跃。苏富比方面指出,自2010年,在苏富比全球拍卖竞投非中国艺术品的内地客户数目增加54%。其中,2010年至2013年(截至11月),共有660位内地客户参与竞投逾7800件非中国艺术类别之拍品。

记者注意到,苏富比提供的2010年恰恰是中国藏家近几年在西方拍场崛起的时间点。虽然大连万达、张兰等中国富豪在西方的豪迈是近期的新闻事件,但中国富豪入股西方艺术品市场的这股潮流却早在2010年便已涌现。彼时,中国本土市场也是极度暴涨和膨胀。此外,中国富豪也将实力向西扩张,只是当时被报道得并不多。但据艺术网站Artinfo在2011年报道称,2011年苏富比春拍中,毕加索的《阅读的妇女》就是被中国买家以2130万美元买走,而2010年苏富比春拍上,有一位匿名的电话买家购买了另一幅毕加索的作品《裸体、绿叶和半身像》,这位买家出价1.06亿美元买到了这幅名画,也是一位中国买家。

对此,苏富比亚洲区行政总裁程寿康告诉记者,事实上中国内地富豪过往五六年就开始买西方艺术品,“不过单价比较大的是这两年。”

而艺术评论家方振宁更是预言,中国富豪的豪掷行为正在更新各个领域的数字,拍卖也不例外。事实上,中国富豪确实也是在以自己的行动一次次地打破中国藏家购买西方艺术品的纪录。这次是毕加索的《两个小孩》拍出1.72亿元,也许很快这个纪录又将被打破。

■ 个案

张兰:“我没考虑风险高或低”

5月12日,中国连锁餐饮俏江南的创始人张兰在纽约佳士得拍卖中,先后花了1860万美元、1050万美元拍下马丁·基彭伯奇的《无题自画像》和安迪·沃霍尔的《小电椅》。

在媒体的描述中,张兰买下这两件作品颇有风格和戏剧性。整个马丁·基彭伯奇的《无题自画像》的拍卖过程是,“张兰通过电话给佳士得专家李昕进行竞拍,她给出的价格都非常有竞争力,有时会以100万美元逐渐递增,而不是以常规的25万或50万美元起跳。在1250万美元的价格时,她一下给出了1350万的价格,引发现场一片嘘声。现场的竞标节奏很紧张,但也很有趣,她把竞标价从1375万推至1500万,然后到1600万。当现场的竞标白热化时,拍卖师Jussi Pylkkanen情不自禁地说道:‘我喜欢你的风格。’”

这已不是张兰的第一次豪举:2006年北京保利秋拍中,刘小东的《三峡新移民》以2200万元成交,创下了中国当代艺术拍卖的新纪录。

张兰告诉记者,自己收藏完全是出于喜欢,而并不是表达多有钱,类似其“从来不买珠宝,从来不参加珠宝Party。但收藏则像收藏生命一样,是我爱的东西。”张兰对艺术的喜欢可以追溯到父辈对其的影响,“很多大艺术家都是我父亲的同学。”

张兰表示自己一直喜欢收藏当代艺术,“有人说风险比较高,其实我也没有考虑高或低,”在张兰看来,当代艺术会引领社会创新、社会进步,“艺术的创新会给你很多观念上的颠覆。”

张兰收藏的艺术家名单从中国到西方。类似刘小东,张兰喜欢其对生命的关注。而西方艺术家的选择上则包括弗洛伊德等人,“名单很多,不断在扩大。”在张兰看来,西方当代艺术家影响了中国。为此她会关注影响了中国的西方艺术家,类似弗洛伊德影响了刘小东那一代人,“收藏一定是绩优股,对于成长股我也不会看。”

谈及此次在佳士得的豪举,张兰澄清自己完全不知道马丁·基彭伯奇的《无题自画像》和安迪·沃霍尔的《小电椅》是那场的封面和封底,“我到今天都没有看到拍卖图录,只是因为喜欢,我就买了。”

■ 影响

苏富比、佳士得 内地“私洽”推西方艺术品

中国藏家在西方战场的豪迈自然刺激着苏富比、佳士得在内地对西方艺术品的拓展。不过两大公司采取的策略略有不同。

苏富比北京拍卖总裁温桂华指出,苏富比北京最开始还是以私洽形式试水该领域,“现在中国人开始买西方艺术,但买家还没有这么大,我们就以私洽的形式,让买家慢慢接受,慢慢了解这个市场。”

为此,5月30日至6月1日举行的苏富比北京春拍上,其便带来了私洽展“‘品纸——大师艺采’从毕加索到常玉”。

而纽约苏富比版画部主管玛丽·巴托更是向记者透露,“上一次纽约苏富比纸上作品拍卖时就有10个中国藏家在竞投,我们观察到他们对3万至13万美元价位的作品比较感兴趣。”为此,此次苏富比北京私洽中,除了马蒂斯等少数作品昂贵外,大多数价位在3万至8万美元。

相比之下,佳士得则采取更为激进的策略在内地市场推进西方艺术品。自上海首场拍卖便采取“拍卖+私洽”双重模式。不过在拍卖西方艺术的选择上,挑选了备受中国藏家关注的毕加索、夏加尔、沃霍尔等。其中毕加索作于1964年的《女人头像》以1083万元成交。而沃霍尔1984年的《摹爱德华·蒙克作自画像、骷髅手臂与麦当娜》以1203万元被亚洲私人藏家竞得。

内地拍行 培育西方高端艺术品收藏市场

对于国人膨胀的西方艺术品购买欲望,内地拍行并非没有作为。早在2007年,北京华辰拍卖便进行了内地拍卖公司首场西方艺术品专场拍卖。不过考虑到首次试水,北京华辰董事长甘学军的团队选择标准是大名头艺术家的雕塑和版画等作品。

但那时的试水,对于内地拍行来说或许还为时过早。罗丹的雕塑《吻》因中国藏家并不熟悉,加上368万元的高起价,最终流拍。而全场明星拍品雷诺阿作品《树林中的少女》也只是以估价的最底线1000万元成交。

如果说首次试水并不成功,那七年后,随着中国内地藏家在西方战场的表现,内地拍行也开始在拍卖中增加西方艺术品的拍卖。记者了解到,此次北京艺融春拍中,便上拍了六件创作于20世纪上半叶的法国艺术家作品,但估价基本在几十万元。

国内老牌拍行嘉德艺术中心总经理、嘉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总裁兼CEO寇勤指出,在我国,西方高端艺术品收藏市场的培育仍处于初级阶段。因为它涉及多元文化的碰撞、不同区域市场的融合,将是一个相对长期的过程。对于西方艺术品收藏来说,中国藏家所面临的抉择也比以往要复杂得多,比如,面对相似价位的齐白石与毕加索的作品,应该如何选择?这是非常有意思的话题,涉及鉴定话语权、价值判定、价格比较、市场环境等等,这都是我们需要通过努力实践后回答的。

■ 大事记

近年来,中国买家在国外拍卖场上高价竞购西方艺术品的情况屡有出现。

●2006年

刘銮雄曾以1.3亿港元购入波普艺术之父安迪·沃霍尔的《毛泽东》。

●2011年5月

毕加索的《阅读的妇女》被一位中国买家以2130万美元买走。

●2011年7月

一位中国买家在佳士得以320万英镑竞得米开朗琪罗的黑粉笔画。

●2011年

一位内地收藏家参与竞拍,最终以2250万美元入手莫奈作品。

●2012年

一位北京藏家以340万美元购买乔治·莫兰迪作品。

●2013年

大连万达集团在佳士得购得毕加索的画作《两个小孩》和《戴帽的女人》。

●2013年

佳士得晚间举行的印象派和现代艺术品拍卖会上,一位中国买家通过电话竞标以260万美元拍下了毕加索的画作《哭泣的女人》,与此同时,中国买家还拍下了亨利·摩尔、凡·高和莫奈的作品。

●2014年5月

纽约佳士得春拍印象派与现代派拍卖专场中,法国印象派大师莫奈作品《睡莲》以2700万美元的价格拍出,竞得该作品的也是位中国买家。

●2014年5月12日

 

纽约佳士得拍卖会上,张兰以1860万美元竞得马丁·基彭伯奇的《无题自画像》,以1050万美元竞得安迪·沃霍尔的《小电椅》。

本文由小鱼儿玄机2站发布于艺术展览,转载请注明出处:是真爱依旧,中炎黄子孙民共和国买家London横扫

关键词: